Pocky咪呀喂KKame

鹹魚一條

抱歉占tag
我又一次堆了六十多张百鬼
然后打到了吞吞
然而我早上悬赏刚收到小天使
然后我发现每次小天使来
不出24小时肯定还有吞吞碎片
想想这样的话
我是不是可以同时有酒茨
走上人生巅峰
嘿嘿嘿





一个快50级还只有狗子的非洲人

刚刚用小号组队
发现有大佬为了让酒茨一起组队
生生让吞哥戴上了火灵
打火机:……我的心好痛

抱歉占tag
闲来无事堆了六十几张百鬼卷然后
卧槽??搞事情?
光截屏都忘了砸豆子了
我是不是失去了成为大佬的机会
小天使!
荒!大佬!

话说大佬为什么比小天使高那么多

不知道叫什么的深夜小破车

*ooc严重

*私设有

*拒绝ky

*文笔什么的从来都没有

*有kj慎入


大概是
前霸道后诱受小天使vs闷骚鬼王大大






大概是车吧

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074224380737996





@哇呜呀嘿哟诶啊子小 嘿嘿嘿

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

*狗崽 微酒茨可忽略

*ooc严重

*拒绝ky

*文笔什么的从来没有

成熟稳重腹黑闷骚大天狗vs软软萌萌没有安全感的小狐狸

最近策划出了一个红叶的新年皮肤副本,隔壁欧洲寮的酒吞已经五天没进过茨木的房间了。大天狗看着他的酒葫芦总是怀疑下一秒是不是就要爆了。
然而这个口中满是大义的男人,每天都会拉着自家崽,明晃晃的到隔壁寮绕一圈,顺便嘲讽一下自己的好友,眉眼之间满是得意之色。
可是他是否知道有一个词,叫乐极生悲。
有一天,在酒吞又一次打完副本,拖着疲惫的身躯回来之后,大天狗自家的阿崽突然拉住他的手,低着头声音软软的问了一句:“大…大人…可否曾有心系之人?”
大天狗看着自家软萌的小狐狸,眉眼之间满是无奈,嘴角却是扬起:“乖,你自幼便在吾身旁,除了你自然无人能入吾的眼。”
小狐狸低着头不说话,头上两只粉嫩的小耳朵抖了抖。
一时间空气有些沉默,就在大天狗想要抱起自家小狐狸的时候,妖狐松开了紧紧抓住大天狗衣袖的手,顺着大天狗的手爬上来他的肩头,用毛茸茸的小耳朵蹭着大天狗的脸,闷声说道:“大人是小生的,谁都不能抢走”
“嗯。”大天狗伸手摸了摸小狐狸的尾巴,满意的感到肩头小狐狸一颤,头埋的更深。
“小生的大天狗大人真温暖。”
夕阳散落的余晖中,俊美强大的大妖肩头伏着一只半大的软软白白的小狐狸。
“大人…我们明天不要打副本了…”
“好”
“大人…我想喝你酿的酒…”
“好”
大人…今晚我想在上面…”
“…好”







月影朦胧,隔壁寮的酒吞依然卧在樱花树上,听到这边的声响,更是寂寞。
“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”


一点肉渣

完整版在微博自戳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

微博lof同名

http://m.weibo.cn/3145299624/4064301696891223?uicode=10000002&moduleID=feed&mid=4064301696891223&luicode=10000011&_status_id=4064301696891223&lfid=2304133145299624_-_WEIBO_SECOND_PROFILE_WEIBO&sourcetype=page&lcardid=

不知道叫什么的深夜小破车

*ooc严重

*深夜小破车

*拒绝ky

*文笔从来没有


妖狐是大天狗养大的。

那天非洲阿爸非常高兴的带回来了还是一个毛团子的崽,郑重地交给了寮里的主力也是唯一六星的ssr大天狗:“狗子啊,以后崽就交给你了。一定要好好照顾它,阿爸好不容易才把崽凑出来。还有啊,崽现在还小,有些事情要长大之后再说啊……”

大天狗有些意外,一般带孩子都是姑姑的事,还有这个有些事情是什么意思?大天狗在内心吐槽着,面上却还是一副面瘫的样子,点了点头,拎着脖子上的毛提起来崽。妖狐难受地歪了歪脖子,却拿尾巴顺势绕上了大天狗的手腕。小妖狐回头盯着大天狗好看却面瘫的脸,突然咧开嘴朝他露出来一个笑容,脑袋上两个小耳朵还动了动。

大天狗在感受到手腕一圈毛茸茸的触感的时候就有点懵逼了,低下头看到小东西顶着自己看时,手腕已经僵硬到不能动,突然看到小妖狐软乎乎的笑容,大天狗觉得养这么一个小东西也蛮好。

“他真好看”

“他真可爱”这是两个人第一面的印象。

之后的大天狗,就过上了带孩子的日子。每天带着自家小孩打打御魂,吃吃蛋。很快,小妖狐就有了五星,也没有像隔壁寮的妖狐那样到处勾搭小姑娘,主要就是因为家有大天狗。唯一不足

的就是妖狐到现在实战经验还很少,发挥不稳定,所以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被寮里叫二突子,为此暗暗跟大天狗抱怨过好多次,直到阿爸偷渡到欧洲偷回来了夜叉,当然,这是后话了。

妖狐长大了,阿爸非常高兴地给他觉醒了。觉醒之后的阿崽尾巴变得更加蓬松了,脸也更好看了。

*车来了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064059057169659


说真的要是狗子再不来我就要把他媳妇喂给鸟姑姑了(。 ́︿ ̀。)
欸?我有鸟姑姑吗??

即使没有鲜衣怒马依然惊艳了时光,那是我的初心,我心底最坚定的信念。就像很多年前我们认为可以厮守,却还是输给了岁月,一生最虐不过卡配罗